荣耀联盟v

清清喵

七月流莺:

霸图老板有一个秘密。


他给韩文清的备注是清清喵。


 


张佳乐刚来霸图办理手续的时候看到老板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瞥了一眼,刚进嘴巴里的一口水全给喷在了林敬言的脑袋上。


“你把我脑袋当图图浇呢。”林敬言摘下眼镜用眼镜布一边擦着一边吐槽。


 


图图是霸图养的一盆富贵竹,原主人张佳乐,现在是霸图队宠。


这破名是霸图老板取的,一米八几的一糙汉子少女心起来也是一如既往的。


林敬言透露霸图老板当年第一次见到韩文清脱口而出的清清让老韩脸黑了半个小时。


 


你怎么知道霸图这内部消息的啊?不会有卧底在霸图吧?张佳乐笑着问。


还记得石不转的初代操作者吗,是他跟我说的。林敬言说。


诶张新杰前面那位吧,我好像记得他。是个挺让人印象深刻的人。


两个人又开始聊那些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些已经离开了的选手。


 


张佳乐忽而又想了想,说不定以后自己和林敬言也会成为后辈们闲暇的谈资,就跟他们一样,吃饭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蜻蜓点水一样闲聊又唏嘘两句。


哈哈。也没什么不好的。林敬言笑着说。


 


霸图老板去食堂打饭的时候听到他们的话突然有点感慨。


时间过得真快啊,霸图刚刚开始的时候就那么几个人,老韩那个宁缺毋滥的臭脾气,宁可不轮换透支自己也不收得过且过心术不正的歪瓜裂枣充门面。


 


他见窗外雪霁,忽而想起十多年前那个还有些青涩稚嫩的少年板着脸面无表情地走向他,迎着雪,也穿过雪,冰花落在他羽绒服的兜帽上他的短发上化成雪水。


“我是韩文清。”少年伸出手对他说,眼睛里是漆黑的蛰伏的海浪。


“欢迎加入霸图啊清清。”他笑着握住了韩文清的手,看着韩文清表情呆滞了一秒钟。


 


“靠!老板你瞎咧咧啥呢!把人家清清吓跑了我们哪再忽悠个人回来啊!”有人推了他一把,然后走到韩文清面前笑嘻嘻地勾肩搭背,“我,石远,账号卡石不转,认得我不?”


韩文清很耿直地摇了摇头。


 


石远也不恼,“嘿嘿当然没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有名了,但我也不是吃素的!”


“当然了,每天食堂肉端上来就被你一个人吃了,你要吃素全天下和尚都泪流满面了。”霸图老板在旁边吐槽。


 


石远是个各种意义上的人来疯,吃得多话也多,撺掇着李艺博一起趁着韩文清不在就在训练室里开ktv,一边高歌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一边披着被单满训练室跑,一个不注意装上了刚刚回来的韩文清,抬头一看脸黑似煤球的韩文清忍不住憋出一句,“开封有个包青天!”


李艺博也嘴贱,和了一句,“铁面无私辨忠奸!”


 


然后他俩就一起泪流满面地被发配承包了霸图的厕所一个星期。


季冷每次上厕所的时候看着捂着鼻子拖地的石远和李艺博俩人都想叹息一句,不作不会死。


 


然而在季冷生日的时候收到了穿着粉红色小裙子的娘化季冷的模型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让他俩认识什么叫真正的舍命一击。


 


霸图一看就是个正经战队,看到韩文清和季冷的时候,别人都会这样说。直到他们认识了群魔乱舞的李艺博和石远,纷纷对霸图老板表示深切的同情。


 


其中以百花老板最气人,寄了瓶生发剂来鼓励他,留言:男人秃吧秃吧不是罪~


 


后来第三赛季结束,石远说他要退役了,回去老婆孩子热炕头了,他把石不转交给张新杰之后跟李艺博季冷俩人偷偷躲在烧烤摊里喝了一夜的酒。


他一个人喝,李艺博和季冷啃烧烤看着他。


 


从套马的韩文清唱到阿里山的叶不羞,歌库曲量丰富让人叹为观止。


他唱完最后一句歌晃晃悠悠背着大包小包坐上了出租车,他伸出脑袋对不知道在旁边蹲了多久的霸图老板傻笑,“嘿!老板,以后我家清清就要你多多照顾了!”


“请不要把头手伸出窗外。”司机哥哥友善地提醒。


“哦。”


 


霸图老板这么多年对石远的最后印象就是在出租车上像鹌鹑一样缩回脑袋,怪猥琐的。


之后霸图作死二人组就剩李艺博一个人了,老韩出差(别名霸图放飞自我歌王大会)的时候训练室从双人合唱到李艺博一个人男高音独奏,霸图老板蹲门口听着有时候心里还有点不是那个滋味。


 


后来李艺博和季冷都走了,李艺博的账号卡连着也转会了,辗转了几年跟着哪个战队一起破败了。


霸图彻底安静了下了。


霸图老板怎么着也感觉缺了点什么。


他就感觉老韩没以前爱笑了。


 


石远李艺博他俩在的时候,作天作地的。老韩虽然总是说他们不成体统,但也经常被这混不吝的俩人逗笑,为了保持队长的威严憋着硬是撇下想要上扬的嘴角。


训练营的孩子总是看着老韩发怵,就是俱乐部里的新签约的选手也都挺害怕他这个队长的。


 


其实啊,清清他是个特别好的孩子。


已经奔四了的霸图老板一边喝看门大爷老李那顺的茶叶一边姨母笑。


 


有一次霸图进了一种小野猫,赖在韩文清旁边不撒腿,韩文清走哪它就跟哪,别人要是想抱走它,它就呲牙咧嘴作势挠那人两爪子。


老板挺担心韩文清的手会不会被猫挠伤,想找收养站工作人员来处理,韩文清制止了他,大热天的给自己戴了个皮手套,有点迟疑地揉了揉那只猫的脑袋。


小猫抬起头看着韩文清那张吓哭了无数小孩子的脸,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他的手心。


 


林敬言电脑有点问题借用韩文清电脑查资料发现历史搜索全是:小猫喜欢吃什么,喂什么给猫吃,什么品类的猫粮猫咪喜欢这种跟老韩那张脸一点都不符合的搜索词条。


 


后来韩文清房里大半夜冒出猫叫。


老板的房门被敲响了,他一打开门看到的是韩文清黑着脸抱着一只小奶猫。


霸图老板也是一糙汉子,哪里养过猫,又去问林敬言,林敬言看了看那猫蔫蔫的表情,“它是不是饿了?”


然后韩文清深夜跑到宠物店里去买了袋猫粮。


 


那只小奶猫吃了半袋子猫粮餍足地伸了个懒腰趴着睡了。


韩文清第二天发现那只猫已经不见了,就跟它来的一样突然。


他摘下了手套,把剩下那半袋子猫粮丢进厨房储物柜跟泡面锁一起。


 


老韩还是那个老韩,脸上没啥表情,看他笑比看张新杰打鸣都难。


再后来张佳乐来了,霸图又开始有点生气了。


虽然张佳乐似乎没有喜欢在训练室唱歌的习惯,老板还是感觉有点失落。


 


不过大半夜跑厨房找零食这一点跟当初的石远李艺博还是一样一样的。


张佳乐把剩下那半袋子猫粮当小饼干吃了这种事情对老韩这么严肃正经认真的队长才不好笑。


所以老韩真的没有偷偷嘲笑张佳乐,绝对没有。嘴角一点都没有弯。


 


为什么会有噗嗤的声音?


哦那是林敬言在放屁。(林:???)


 


在张佳乐来了之后,霸图老板为了队内团结依然操碎了心啊。


他感觉百花老板当年送的那瓶生发灵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霸图老板给韩文清的备注是清清喵。


至于为什么,霸图老板一脸深沉地回答,嘘。这是个秘密。


————


清清喵祝大家愚人节快乐w
顺便提一句标题灵感来自姜姜太太的清清呀清清惹清清啊orz

评论

热度(1064)